扇贝会让獐子岛戴帽“ST” 短期偿债危机“在路上”

扇贝会让獐子岛戴帽“ST” 短期偿债危机“在路上”
顽皮的扇贝这回可能真的要闯祸了。因再度“走失”扇贝影响,獐子岛(002069.SZ)净资产将低于注册资金7.11亿元,即每股净资产将低于每股股票面值,从而触发特别处理,再度戴上ST的帽子。

1月30日,獐子岛发布2017年度业绩修正预告,称因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和现存虾夷扇贝肥满度下降两项因素影响,公司2017年归母净利润将亏损5.3亿至7.2亿。
一位专业会计师告诉记者,如果扣除所得税影响,此次计提的存货减值数额,可能高达7亿至10亿,甚至可能更高,减值幅度堪比2014年年末獐子岛发生的“十亿扇贝”走失事件。

2016年末,獐子岛归母净资产为10.92亿元,如果2017年全年亏损5.3亿元至7.2亿元,则归母净资产可能下降为3.72亿元至5.62亿元(少数股东权益影响极少,可忽略),远低于注册资金7.11亿元,每股净资产也将下降为5毛或8毛钱,低于1元的股票面值。按证监会上市公司特别处理的其中一条规定,獐子岛年报一出即可能戴上ST的帽子。

2014、2015年獐子岛连续两年巨亏,分别亏损11.89亿元和2.43亿元。2016年獐子岛被ST.2016年末,依靠出售资产、政府补助、保险理赔等非经常性手段扭亏,实现盈利7900余万,避免成为*ST一族。2018年若再被ST,则是獐子岛“二进宫”ST。
第一财经先后多次致电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董秘孙福君,电话均被挂断或未接听。

扇贝何辜?
资本市场上,獐子岛善于搞“突然袭击”几乎出了名。三个月前,獐子岛还在三季度中预告全年度有望盈利约9000万至1亿元。四季度再出扇贝走失和减值事件,令投资者和债权人措手不及。
1月30日獐子岛公告称,导致此次业绩修正预先的原因有二:一是目前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可能对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相关金额将全部计入2017年度损益,预计可能导致公司2017年度全年亏损。
二是2017年四季度,底播虾夷扇贝肥满度下降,境外扇贝产品冲击国内市场,对公司扇贝类产品的收入、毛利影响较大,底播虾夷扇贝收入及毛利下滑,部分库存扇贝类产品出现减值;以及汇率波动对海外公司和出口业务造成冲击,导致公司四季度业绩与原绩预测偏差较大。
资本市场仍然没有忘记,2014年10月份,獐子岛突然宣布因北黄海遭遇异常的冷水团,公司决定对受灾的价值十亿元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进行存货核销,直接导致公司2014年亏损近12亿元。
此后,獐子岛连续两年巨亏,分别亏损11.89亿元和2.43亿元,2016年更是披星戴帽。
事件发生后,监管当局责令獐子岛公布扇贝所属的存货明细科目——消耗性生物资产的详细历史数据,这是獐子岛上市以来,首次公布作为公司主要资产的该类科目明细数据,数据公布后,第一财经第一时间质疑海参、鲍鱼等生物资产数据不明显违背常理,质疑扇贝成为公司“自由裁量”的道具,以及存货或营收数据的真实性。
三年过去了,第一财经记者查询此后公司的年报和公告数据,发现公司在后续的年报以及公告中,仍然我行我素,再也没有公布过消耗性生物资产存货数量的分产品明细数据,以致本次走失的扇贝占应有扇贝存货的多少,无从知晓。
2015年年中,獐子岛预备再一次增发股票,彼时增发股票之前,獐子岛公告称,公司2015年5月又对新的海域进行抽测,结果显示,2012年、2013年、2014年底播扇贝未收获的海域160余万亩,不存在减值风险。
尽管公司意在释放利好,力保定增平稳进行,最终此次增发还是因为2015年年中的股灾而流产。
走丢了,又游回来,游回来又走丢了。狼来了的谎言,超过三遍就不再有人相信。曾为市场估值明星的獐子岛,三次在扇贝数据上做文章,是否意味着公司已经破罐子破摔,放弃了对估值的挽救?

或出现短期偿债危机

萌萌的扇贝,这次闯的祸,可能不仅仅是戴上ST和引发估值危机,就经营而言,很可能还将引发债务危机。
此前,农行大连长海支行、工行大连普兰店支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辽宁省分行向獐子岛出贷的3亿元长期借款,即有一部分是由11801万枚虾夷扇贝作为抵押物。
2011年增发股票后的獐子岛,近几年因经营亏损和恶性存货管理等原因,导致净资产持续下降,以至资产负债率不断飙升,由2011年末的38.50%,攀升至2017年三季末的74.63%,第四季度来袭的这次存货“大洗澡”,预计将使2017年年末的资产负债率迅速攀升至86%至91%。
除资产负债率之外,獐子岛面临的当务之急恐怕是短期到期负债的偿付危机。2017年三季报账面上,长期借款、短期借款,以及一年内到期的长期负债,合计超过31亿元。如果不进行债务重组,需要短期偿付的后两者,合计超过20亿元。而账面可供短期偿付的货币资金只有6亿,再加上面临7亿至10亿元减值的17亿存货(未),即便流动资产倾囊以付,也不足以偿付短期负债,短期局势陡然陷入危局。

第二大股东刚刚完成近200万股减持
在2014年獐子岛“黑天鹅”事件后,相关监管部门曾专门对獐子岛进行了专项核查,发现其存在部分事项决策程序不规范、内部控制制度执行不规范、海域收购决策存在瑕疵、深海底播缺乏充分论证等问题,并对其出示了“责令改正的决定”和“警示函”。
值得注意的是,在存货异常前不久,獐子岛第二大股东刚刚完成了若干减持。公开信息显示,獐子岛第二大股东北京吉融元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岛一号证券投资基金(下称“和岛一号基金”)分别于2017年11月13日、11月17日、12月18日和12月19日实施减持。四次合计减持獐子岛199.85万股,减持比例占总股本的0.28%。减持后,和岛一号基金持有獐子岛5716.27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8.04%。
在2014年的那次扇贝走失后,獐子岛曾在半年后表示“扇贝又游回来了”。
值得玩味的是,彼时这则“扇贝又游回来了”的公告,正值獐子岛想要实施定增的前夕,其中用意值得质疑。而这次,走失的扇贝又会不会再次任性回来不得而知,不过在此之前,獐子岛无疑有很多问题是躲不掉,必须要回答的。
本次扇贝再次走失,监管当局是否会责成獐子岛再次公布生物资产存货明细数据让市场检验,獐子岛又将出台怎样的数据应付投资者的滔滔疑问?第一财经将持续关注和分析獐子岛后续对本次事件的解释。

本文链接地址: 扇贝会让獐子岛戴帽“ST” 短期偿债危机“在路上”

Write a Reply or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